-

二女身影交錯,與蕭子寧戰鬥到一起。

三道流光在空中纏鬥,速度快到讓人看不清他們的身影在哪裡,下一刻會出現在哪裡。

人群隻感覺到那恐怖至極的力量在虛空中瘋狂的炸裂,氣流翻滾,空中雷霆霹靂,可怕的壓迫感降臨到眾人的身上。

他們有理由懷疑的,若不是有這陣護著,他們早就被碾成了肉餅了。

駭人的殺意從二女的身上席捲而出,蕭子寧的眸中也迸發出了極重的殺意。

殺意和可怕的劍氣浪潮彙聚到一起,頃刻間將整片空間都籠罩。

“嗤——”

長劍穿透纖細的脖頸,鮮血飛濺而出。

蕭子寧手腕微動,一顆頭顱飛出。

“月姐!!”

冷夢怒吼一聲,她的瞳孔之中已經佈滿駭人的血絲,她的身上也已經掛了不少彩,血淚從她的眼角淌出。

“啊啊!!今日我必殺你!!”

冷夢那圓瞳之中已經變得血紅一片,丸子已然不知在何時已經散開,髮絲在身後瘋狂的飄揚,她的手在胸前飛快翻轉掐訣。

嬌細的嗓音在此時冷漠無比,透著一種寒涼。

“蛇王之神,以吾之軀,祭吾之魂,賜吾力量!!”

話落,她掐訣的手也在胸前停住了,手指以一個詭異的姿勢定住。

雷霆一閃,一頭三角蛇頭的影子恍然出現。

一股森冷之氣席捲天地。

冷夢的瞳孔也逐漸變成了豎瞳,瞳孔之中,冇有悲傷,嗎,冇有喜怒哀樂,隻有無儘的冷血。

她的麵容和身軀也在這時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她的皮膚變成了墨褐色,蛇的鱗片和紋理出現在她的皮膚上。

她的身軀不斷的膨脹,下肢也變成了巨大的蛇尾,將衣服全部撐破。

瞬息之間,竟然完全從一個人變成了蛇的模樣。

那蛇頭呈現倒三角的,蛇頭扁平,巨大的蛇信子上滿是倒刺,那碩大的獠牙,還在往下滴著墨黑色的毒液。

那毒液往下滴,竟然直接穿透了陣法結界,落到一處建築之上。

那建築竟然在瞬間就被融化成了一攤廢墟,地表都被融化出了一個大洞。

群眾驚叫著四處散開。

開玩笑,不走等死嗎?

蕭子寧的目光有些凝重。

這蛇王,至少已經有八階了!

若不是冷夢的實力太低,蕭子寧估摸著,這蛇王的實力會更高。

“死!!”

那蛇王發出了冷夢的的聲音,隻是她的聲音此時已經不是嬌細,而是沙啞,難聽!

那蛇王朝著蕭子寧俯衝而來!

它渾身剛硬鱗甲泛著寒涼的光,張開了一張血盆大口,欲將蕭子寧整個吞嚥下!

如山嶽般的威壓迎麵撲來,蕭子寧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他腳下瘋狂掠動,將飄靈步運用到了極致,空間一陣扭曲,他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那蛇頭一時之間失去了目標,警惕的停留在了原地,警惕四周。

忽然,它上方的空間微微扭曲了一下。

蕭子寧的身形出現在上麵,雙手握著血煞劍,狠狠的往下紮去!

可怕恐怖的劍氣伴隨著手腕粗的紫紅色雷電落下,準確無比的降落到蛇頭之上!

“轟——”

眾人的嘴角還冇來得及揚起,就驚恐的張大了嘴巴。

“砰——”

蕭子寧的身影忽然被狠狠拍了出去!

蛇王吐著蛇信子,那豎瞳之中滿是陰狠之色,慢悠悠的將蛇尾巴收回來。

“愚蠢的人,給你機會你也不中用!”

沙啞與尖細的聲音混雜到一起,格外的難聽。

讓人耳膜生疼。

蕭子寧背部火辣辣,不用看,肯定已經血肉模糊一片。

他還是低估了這蛇王的速度和警惕性。

它的防禦也出乎了蕭子寧的意料。

他的攻擊竟然對那蛇王冇有絲毫的影響。

好在它的尾巴並冇有毒素,不然,事情就難辦了。

蕭子寧抹去嘴的血跡,腦海中思緒飛轉,思考著應對措施。

這蛇王身軀巨大無比,防禦更是強悍,八階的妖獸比八階的武者還要難對付許多。

陣法對它冇用,攻擊也突破不了它的防禦。

蕭子寧一時之間犯了難。

就在這時,那巨大的蛇尾再次攜帶著狂風呼嘯而來!

這次蕭子寧有準備,運起飄靈步堪堪躲過,可一個轉身,迎麵而來的就是一張巨大的蛇口,還有森白到反光的尖牙。

那腥味撲麵而來,蕭子寧的呼吸都停滯了一瞬,這個時候再躲已經來不及了。

蕭子寧目光一凜,一抹狠厲劃過,他竟然主動迎了上去!

那巨大的蛇口也絲毫不客氣,一口將蕭子寧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