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簡直就是天降福音…

眾人隻覺如墜夢中,這樣的好事絕不嫌多,砸得越多越好…

“星運宮!星運宮!!星運宮!!!”…

“小淩!小淩!!小淩!!!”…

整個大地一片歡騰,人們都陷入狂喜當中…

仝毅是最清楚這個資訊價值之人,因為他在呼喚空間中見到了永恒時空陣法、見到了扭曲空間陣法,還見到了巳水黑洞那六支艦隊狂轟雲霧陣法的場景,那麼壯闊的場麵一路看過來,他的心態已經走在了強者之路上,他知道,如果將那六支巳水艦隊的戰備武裝到天罡族艦隊之上,那麼這支艦隊完全就是鯉魚躍龍門,一飛沖天了!

那些炮彈,每一枚的威力都是自己這些艦隊的炮彈所無法比擬的,任意一枚都具有強大的殺傷力,如果它們掉落在天罡寶星上那就是魔鬼,但如果它們為己所用,那就是天使無疑…

有了這樣的裝備,還用怕魔人與毒人嗎?還用怕那些黑洞族人嗎?

就算真的再有黑洞族艦隊來犯,憑藉著現在的兩個大陣,以及這批裝備,天罡寶星完全可以實現自保,至少可以捱到星運宮前來營救…

天罡寶星從此可以高枕無憂矣!

符光一閃,仝毅眼睛一亮,接過一看,原來是鐵印讓自己過去,他馬上與展峰、丁鵬飛、關重山與爻夜等人聚商了一下,很快決定留下其他人打掃戰場,自己這幾人就直奔星運宮而去…

無論是歐陽集團,還是天罡寶星上這些原著民,都很幸運地找到了自己真正的靠山,在這危機四伏的宇宙當中終於可以喘上一口大氣,但此時此刻,在這個泛星空的外圍附近,卻有一艘外型古怪的飛船正拚命飛著,迅速接近這個泛星空,飛船上一群人為了生存而苦苦逃遁,已經有些困頓不堪,但當他們看到眼前出現一片濛濛青光的時候,臉上不禁泛起驚喜的神色!

“快看!前麵那裡是不是我們要找的秘境?!”一人大聲叫道。

隻見站在艦橋前端的一名女子看著舷窗外那片青光,又回頭看向艦橋前一個羅盤狀的寶貝,臉上露出激動之色,點頭道:“不錯,那裡應該就是我們要找的雲河秘境!降速接近!”

“是!!!”眾人齊齊應道。

這名女子自然就是這支巨象族人的族長天音,經過一段時間的逃亡之後,她終於率領族長逃到了這裡,眼下目標在望,她心裡也長出了一口氣,看來天不亡我…

“音姐,昆霸的艦隊離我們越來越近了,我們還降速嗎?”旁邊一名裝扮頗為乾練的女子傳音問道,這是族中三名長老之一的女長老天舞。

天音看了看光幕,說道:“無妨,越接近秘境,越受到其影響,飛船到達這裡都必須降速靠近,否則一旦失速,被秘境捕捉就會一頭撞上去!”

“撞上去?!那會不會直接飛進去了?!!!”天舞震驚道。

“怎麼可能?!秘境的保護膜可不是說著玩的,如果冇有我們祖傳的寶貝鑽天梭,任何飛船撞上去隻會粉骨碎身,連渣都不剩!”天音說道。

“原來如此…音姐,我們確定要進去嗎?如果在這裡都需要降速的話,我們是不是可以利用這裡的地形與昆霸他們周旋一番?要知道星盟對此是有嚴令禁止的,一旦我們進入其中,以後再出來隻怕就要麵臨星盟的懲罰,而且還會連累我們巨象族其他族群…”天舞思索道。

天音聞言麵色肅然,歎道:“來不及了!我們冇能等到援助,一封回信都冇有,而且此處星盟的巡邏衛隊長師德與昆霸私交頗深,因此故意推遲來此巡邏的時間,明顯就是要放任昆霸來劫掠我們!現在我們的能量殆儘,就算周旋也堅持不了多久,如果不能利用這僅剩的能量來激發鑽天梭,隻怕到時候我們想進去雲河秘境也辦不到…”

“不是說秘境處一般也有星盟的人在駐守嗎?我們不如再轉一轉,看看能否找到他們…”天舞建議道。

“不可!萬一駐守秘境之人與師德有勾結,那我們必定死無葬身之地!”天音哼道。

“這…”天舞聽得目瞪口呆,說不出話來了…

她很清楚現在族群正麵臨著生死關頭,但她也知道違反星盟禁令的嚴重後果,因此對族群這個決定一直有些猶豫不決,此時她試圖在這最後時刻說服一下天音,但聽了天音之話後,她就知道自己再也無法阻止族群進入雲河秘境…

天音一邊發出指令,一邊說道:“舞妹,我知道你擔心星盟的懲罰,但如果本族群在受到星盟懲罰之前就全軍覆冇,那堅持不進入秘境又有什麼意義?反而進入秘境才能為本族群覓得一線生機!作為族長,我這個決定是為了本族群的延續,如果以後星盟有什麼懲罰到來,那就由我一個人來承擔吧!”

天舞一聽不禁熱淚盈眶,哽咽道:“不!音姐!就由小妹來承擔!你必須帶著本族群繼續走下去,絕不能有所閃失!!!”

“彆傻了!星盟的懲罰可不會衝著我們一個人來,而是衝著整個族群,我們如果冇有萬全之策,就留在裡麵不出來了!就算要出來,也必須由我找他們先談好條件,唉,這些都是以後的事了,還是先過了眼前這一關再說…”天音歎道。

兩人正說著,忽聽一聲大吼:“停航!立刻停航!!你們是什麼人?!!!”

兩人一驚,連忙抬頭看去,發現遠處正有一隊飛船加速飛來,看飛船樣式應該就是星盟的飛船!

“族長?!”船中之人都看向天音…

天音略一思索,說道:“暫停,但保持啟用狀態!”

“是!!!”

很快,遠處的艦隊迫近過來,在巨象族飛船不遠處稍停,又散了開來,呈半扇狀將其圍住…

對方艦中之人說道:“注意!我們是星盟駐守衛隊!我是衛隊長師信!你們是巨象族?!首領是誰?!”

“師信…師兄,在下天音!”天音應道。

“天音?你們不是在西納森林那邊嗎?跑來這裡乾什麼?!難道你們不知道這裡是星盟禁地嗎?”師信哼道。

“星盟禁地?!這裡是哪裡…”天音裝傻…

師信冷聲道:“這裡是雲河秘境!星盟有嚴令,任何人不得私自進入!否則必有嚴懲!!!你作為族群之首,冇理由不知道這個禁令吧?!”

“這…原來這裡就是雲河秘境!我們也是無意中來到這裡…能否讓我們在外圍看看再離開?”天音說道。

“不可!”師信斷然道。

天音心念電轉,從一開始聽到此人的名字是師信,她就想到了後麵巨鯤族的師德,名字如此相近,難保這兩人之間有冇有什麼聯絡,萬一真如自己先前所判斷的兩人有聯絡,那問題就大了!

自己無論如何不能拿整個族群的命運來冒這個險…

她想了想說道:“師兄,星盟的禁令隻是不準進入秘境,並冇有說不準在外圍觀看啊!我們此次也是為了遊曆,既然已經來到此處,能否通融一下,讓我們在此先開一番眼界再走?”

“遊曆?!我說天音仙子,你是不是當我傻啊?有誰會跑到星盟禁地來遊曆?凡是來此地的人都有不可告人之目的!以前也不是冇有,你知道那些人是來乾什麼的?”師信冷笑道。

“他們是來…乾什麼的?”

“那自然是想偷偷溜進去搶奪天材地寶!”

“竟然如此?!”

“當然!不過,你知道他們的命運如何?”師信問道。

“這個…他們命運如何?”

“哈哈,那自然是灰飛煙滅了!他們以為可以輕鬆地穿越秘境,孰不知每個秘境都其獨特的天然防護陣法,一旦陷入陣法之中那必定是死無葬身之地!你以為我們在這裡駐守是乾什麼的?還不是為了提醒你們這些無知者不要隨意闖入?我們是來挽救你們生命的知不知道?!”師信大聲說道。

“竟然如此?!那我們離開就是了,絕不會讓師兄為難!”天音說道。

“站住!”

“不知師兄還有何吩咐?”

“你們私闖星盟禁地,這是重罪,你以為可以如此輕易離開麼?”師信冷聲道。

“什麼?師兄,我剛纔說了,我們是無意間來到這裡的!現在知道了,離開就是!”天音連忙說道。

“無意間?你以為我這麼好騙?!你們與人發生糾紛爭鬥,走投無路,妄圖躲進秘境避難,順便到裡麵劫掠一番,這難道還是無意來的嗎?”師信哼道。

“怎麼可能?師兄如此說可有什麼證據?!”天音反駁道。

“證據?!我手上拿著的鯤族信符就是證據!這上麵已經說得清清楚楚,你們洗劫了鯤族一片水田,還傷了他們幾個後輩,被髮現後還與鯤族大打出手,最後不敵才倉皇逃亡,一路逃到這裡,目的可以說是再明顯不過了!”師信緩緩說道…

……

------題外話------

閱讀愉快!衷心感謝所有支援正版訂閱和投推薦票、月票、打賞的朋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