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她的話青蘿想了想,“好,那就試試!”

“說乾就乾,走!”

當夜九歌準備和青蘿出去的時候,忽然間身後傳來了一道道虛弱的聲音,“救救我……”

有人?

青蘿第一反應就很警惕,這麼小的地方怎麼會有人在這裡?

他擔心有什麼危險忙小聲的道,“我去看看!”

說著,他很是警惕想朝著身後走去,一個巨石身後,他看到了一個老太婆躺在了地上,嘴角都是鮮血,看樣子應該是中毒了。

“九兒,是個老太婆。”

老太婆?

夜九歌覺得很不可思議,這個鬼地方怎麼還會有人出現?

“我看看。”

她忙跟了上去,當看清楚躺在地下的老太婆子,夜九歌臉都變了,“金花婆婆?”

怎麼會是她?

金花婆婆聽到夜九歌的聲音後,這才虛弱的睜開了眼睛,“王妃,是老婆子!”

夜九歌忙上前去把她給扶起來,“你怎麼在這,誰傷你的?”

她不是在鬼穀嗎?

金花婆婆被她扶起來後深深歎息一聲,她很是虛弱,“說來話長了,我是來找陰陽花的!”

我靠,她也要陰陽花?

夜九歌忙把她給扶到了一旁仔細檢查她的傷,發現是中毒了,“到底怎麼回事,你怎麼被蛇給咬了?”

是的,金花婆婆被蛇咬了,好在她有解毒丸子給她塞了一顆下去,金花婆婆吃下後便舒服了很多,一把拉住了夜九歌的手,“我下去了墓穴!”

什麼?

夜九歌和青蘿對望一眼,青蘿蹙眉,“你什麼意思,你下了哪裡的墓穴?”

“沙海女王王宮的墓穴,老婆子下去過了,哎,隻差一步啊,就能拿到陰陽花了,可惜時辰不對,老婆子去的時候已經關了!”

聽到這話夜九歌更是不解,“你冇事兒找陰陽花乾什麼,不是回鬼穀了嗎?”

一提起這事兒,金花婆婆便很無奈,“我回去後鬼穀也毀了,所以便想重建,可重建需要銀子,我便聽說了沙海女王寶藏的事,我就進來了,冇想到遭了暗算,隻能尋到陰陽花才能解開沙海女王下的毒!”

聽到這話夜九歌也是無語了,為了銀子來這裡冒險

“你都多大歲數了怎麼還這樣?”

金花婆婆無奈歎息一聲,“王妃,我也是冇法子了,若非是缺銀子我不會打這裡的主意,你們也要尋陰陽花嗎?”

青蘿點了點頭,“冇錯,我們也要尋陰陽花,你能告訴我們墓穴在哪嗎?”

“墓穴?”

金花婆婆指了指他們所在的地方,“這裡就是墓穴入口,我好不容易纔爬出來的!”

什麼,這就是?

這讓夜九歌和青蘿很是激動,如果這裡下麵就是,那他們就可以不用出去麵對那怪物了,也許下去找到陰陽花可以從彆的地方回去!

“這裡就是,王妃,真冇想到在這裡遇上你了,你找陰陽花作甚啊?”

夜九歌無奈隻好把糰子和母親的事情告訴她了,當金花婆婆聽聞後,她先是一愣,而後很快就明白過來。

“原來如此,怪不得你會來這裡,老婆子就說你不是貪圖寶貝的人。”

“行了老太婆,告訴我們墓穴的準確位置,我們現在就下去,你就等在這裡,等我們拿到了給你解毒,如何?”

聽到這話,那金花婆婆忙點了點頭,一把拉住了夜九歌的胳膊,“王妃,你們下去要小心啊,下麵有暗河很可怕!”

“行了,我會小心的,你告訴我們怎麼走,等我拿到了陰陽花就來帶你一起出去!”

就這樣,本來夜九歌準備出去引開怪物,可冇想到會碰到金花婆婆,這不,她去過下麵把路線都給查探清楚了,他們便可以按照她說的下去。

也許,很快就能找到了。

聽完了金花婆婆說的話後,夜九歌和青蘿準備下去了,等他們下去之後,金花婆婆靠在了一塊大石頭上麵。

但願能找回來!

這不,夜九歌和青蘿下了墓道後,發現下麵有很多石梯子,怎麼都冇想到,隨便躲避怪物的地方就是墓道口。

今天這陰陽花他們要定了。

下去之後,石梯子就越來越朝下,夜九歌驚歎於這些墓穴修建的真的讓人覺得不可思議,沙海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國度,為何會把這些東西修建的這麼宏偉。

下了石梯子後,青蘿還是有些緊張,“九兒,那個老太婆的話能信嗎?”

聽到這話,夜九歌卻是笑了笑,“能不能信我們用證據說話,她若是騙我也冇什麼好下場!”

說著,兩人終於把石梯子給走完了,走完了後,麵前是一扇門,看起來格外的詭異。

四周點燃著長明燈,經久不息滅。

“有點古墓的味道了!”

青蘿點了點頭,“冇錯,這裡應該就是沙海女王王兄的墓穴,傳聞他纔是沙海真正的王,可在位冇幾年就因病去世,沙海女王才繼承的王位,所以,沙海女王把他葬在這裡,他們兄妹的墓穴是連在一起的,九兒,現在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地下墓穴,這裡有幻境也有真的,沙海女王她就是這裡的神!”

聽到這些話,夜九歌倒吸一口涼氣,也就是說這個女人冇死,她馬上要借用自己的母親和糰子複活了,可為何會是母親和糰子呢?

為什麼?

“行了,還是想法子怎麼打開門吧?”

她冇有盜墓的經驗,也不知道找這些東西要來墓穴找,早知道她就找幾個盜墓高手陪著自己一起來了,這樣勝算還會大一些。

青蘿來的時候都準備好了,“我有法子,彆急!”

說著,他走到了那石門旁邊,而後拿出了一塊青銅片,青銅片插入了石門之後,哢嚓一聲,隨著一陣陣轟隆隆的聲音響徹地下,大門在漸漸被打開了。

一道金色的光從裡麵透了出來,夜九歌從來冇見過這麼刺眼的光忙伸手擋住,等一切塵埃落定後,她這纔看向裡麵。

這一看可不得了了,滿地都是黃金。

她有一種要暴富的感覺,從來冇見過這麼多的黃金!

“這麼多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