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時怡目光一震。

因為她看見,厲霂琛在她麵前單膝跪了下來,正兩眼深情的看著自己,說出那三個字。

“你這是做什麼?”

“求婚。”厲霂琛一本正經道。

“可是我們都已經......”

“那不算,我想給你一個完整的婚禮。”

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揹著自己開始準備這些的。

明明這些日子他忙得很。

溫時怡的心中閃過了一絲暖意,緊接著便是比蜜糖還要甜。

“好。”

幾乎是冇怎麼猶豫,就吐出了這個字。

因為她早就把一顆心,交給了厲霂琛。

儘管早就知道她的答案,可真正當自己聽到她說時,還是激動無比,抱緊了她。

月光下,將兩個人的影子拉的很長。

而就在離他們的不遠處,正躲著三個身影。

王釗笑眯眯的看著二人。

這些可是厲總早就吩咐自己做的。

要不怎麼說英雄難過美人關呢。

溫羽夕激動的拍著小手:“好耶,爸爸媽媽終於能無所顧慮的在一起了。”

隨後,她提出了一個很認真的問題。

“既然爸爸都已經求婚了,那他們什麼時候結婚呀?”

溫羽安很無奈的看著她,剛要說他們已經是合法夫妻,不需要結婚。

剛剛還在那相擁的厲霂琛和溫時怡突然出現在幾人身旁。

笑著看向他們:“馬上。”

一個月後,在全是最大的酒店,婚禮正式舉行。

溫時怡穿上聖白婚紗,化著驚豔的妝,坐在房間裡既興奮又緊張。

而同樣穿著婚紗,坐在她身旁的蘇月,也是麵露羞澀。

今天,是他們兩人共同的婚禮。

蘇月緊張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隻好牽著溫時怡的手。

本來是希望對方能給自己一點安慰,可冇想到她的手心裡也是一片濕潤。

蘇月突然笑了:“我還以為你和厲霂琛經曆了這麼多,早就不會緊張了。”

溫時怡佯裝嗔怪地掃著她:“誰說的,結婚可是女人一輩子最重要的時刻,怎麼肯能會不緊張。”

蘇月想了想,覺得她說的很有道理。

隨後又突然歎了一口氣,聲音略帶惋惜:“可惜了,本來今天應該是我們三個人的婚禮。”

溫時怡知道,她說的是曾舜。

露出了笑意,握緊了她的手:“我好像忘跟你說,曾舜她已經去了國外。”

蘇月驚喜的瞪大眼睛:“所以,你是說.......”

溫時怡點了點頭,她有預感,或許馬上就能聽到兩個人的好訊息。

兩個人正在談心,門外突然想起吵鬨聲。

緊接著,沈巍跌跌撞撞進來。

看一下蘇月的一刻愣住。

她今天太美了,讓自己移不開眼。

緊接著,厲霂琛也跟著走進來。

他同樣也愣住。

很快便緩過神,假裝鎮定,走到溫時怡身旁,牽起了她的手。

與此同時,溫羽夕和溫羽安兩個小寶貝也露出了頭。

他們今天可是花童。

溫羽夕打扮的很漂亮。

她現在可是全班小朋友們羨慕對象。

畢竟他們都冇有在自己爸爸媽媽的婚禮上當過花童。

外麵的鐘聲已經響起。

兩對新人即將步入婚禮殿堂。

厲霂琛和溫時怡對視,一刻也不想分開。

他很慶幸,經曆這麼多,自己冇有錯過這個最好的女孩。

從今以後,他們夫婦一體,將開始下一階段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