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眼,透過時空感應,雲洪就初步判斷,眼前浩瀚無儘的星空汪洋,乃是一座陣法!

一座楚源族佈下的陣法。而雲洪是何等存在

如今,他已站在無涯域巔峰,論絕對戰力,除曆史上可稱至高的幾位至尊,他足以睥睨任何一位聖皇!

放眼無儘混沌。

他都堪稱至尊下最巔峰的存在,可僅僅遙望這座大陣一眼,就讓他心中本能驚

足以證明眼前這座大陣的可怕!

"至尊傀偶,就在這陣法最深處,是躲在其中,還是作為陣法之核心"雲洪有

陣法,本質是道法規則運轉,一些簡單陣法,是道法秘紋和能量結合。

而一些極可怕陣法,則要藉助大量珍貴的陣旗、陣基、陣石、陣並等等

這些寶物大多蘊含著大道奧妙,作為媒介,引動陣法和天地能量的結合

因此,陣法威能並非是無限的,是需要種種支撐的,

雲洪雖未專門研究陣法,可高屋建領下,以他的境界,輕易便能創出大量的道君級陣法。

至於混元級陣法雲洪冇時間去推演創造。

任何一座混元陣法,都蘊含著無儘奧妙,要聖人付出無儘心血方纔有希望鑄創出來。

如白星大陣,便是混沌古神帝君、白帝聯手創出的,可令大批道君不藉助戰爭堡壘同聖人搏殺。

而眼前這座大陣

按雲洪初步推算,絕對達到了'至尊”層次。

單單她美一座宇宙大小的陣法幅散範圍,就不是混元級陣法能夠做到的。

唯有至尊大陣!

“吞噬了海量的混沌氣流,這座大陣還在吞噬,它,是誰弄出來的南帝"雲洪感受到了壓力。

他不太敢相信,南帝一人,又非至尊,能夠獨自佈下這等不可思議的陣法

極擅長陣法的祖神,恐怕都做不到。

"難道,楚源族又有大批聖人殺來可命運冇有指引和感應。”雲洪暗道,

他也不太敢肯定。

命運指引,隻是域之本源對無涯域生靈的一種偏愛,不代表每次楚源族強者降臨都會進行指引

理論上.

若有至尊指點,一群混元聖人,是有希望佈下至尊級陣法的,就像一群道君能夠佈下白星大陣一般。

可註定會艱難得多!

隻不過。

"這陣法,真是楚源族聖人能憑空佈下的”雲洪依舊難相信,眼前的陣法,給他的感覺,遠不止尋常陣法那般簡單。

就彷佛一尊沉睡的至尊,

隨時能夠甦醒

一旦爆發,必定石破天驚!

“該怎麼破陣"雲洪感到無比裝手

....

遂古宇宙外,一座懸浮虛空的巍峨神殿。

隨無涯域主力大軍彙聚於遂古宇宙,聯軍總部,自然也遷移到了這裡,

神殿內,諸聖彙聚。

"這,就是我探查外海百萬年來,最大的收穫,陣法!至尊級陣法!"雲洪的化身指著遠處的光幕。

光幕上

浮現的,正是那龐大浩瀚足以她美界域的星空汪洋,一個個金色旋渦令人心顫。

諸聖都遙遙望著。

即使相隔無儘時空,僅是投影,都令許多聖人不自主生出一絲不安來,他們都能感受到這座大陣的恐怖!

"這等陣法,蘊含的威能不可思議,我不敢輕易踏足。”雲洪緩緩道:“可我能夠確定,在這座陣法最核心,那一尊傀僵就在其中,隻是作用難以預估。"

“至尊傀儡"

"就在這座陣法內"

“這陣法後麵,是時空裂縫通道,還是楚源族的又一處重要巢穴”一位位混元聖人開口。

他們絲毫不懷疑雲洪的情報,隻是仍有些難以理解

“七成概率,陣法的後麵,即時空裂海深處,就是一條時空裂縫通道。"青屠聖人輕聲開口。

諸聖,包括雲洪都不由望向青屠聖人,想聽聽他的具體理由。

“第一,時空裂海,本就是一處時空較為混亂的險地,很適合開辟出一時空裂縫通道。”青屠聖人道。

"第二,而按洪主所言,他已將序號前三百區域的時空探查大半,都是一無所獲,而這時空裂縫通道,正在最後的數十個區域中的一個,越往後探查,發現時空裂縫通道概率就越高。"

一片寂靜。

神殿內諸聖都默默思索著,覺得青屠聖人說的在理

“其次,雖不清楚楚源族是如何佈下這陣法的,可僅從表象,就足以說明這座陣法的可怕威能。”青屠聖人繼續道:“如此大手筆,楚源族弄出來,必然有原因。"

“那我們該怎麼辦"凰祖皺眉道,

“怎麼辦破陣!"

青屠聖人低沉道:“這等陣法,必須要嘗試破掉!至少,洪主能夠確認有那尊至尊傀偏。"

“單單這尊傀僵,就有足夠理由讓我們拚命去破開。"拚命

股內諸聖都陷入了沉思,浩劫之戰到了這份上,每位聖人都有隕落的準備。

可情報太少,令他們難以決斷。

拚命,可不是送命

“現在,隻能見招拆招。"雲洪目光掃過諸聖:“既發現了這座大陣,又能感知到它的威脅,那麼,我們無法置之不理,必須想辦法將其破開,即使付出巨大代價。亦要一戰。"

諸聖都不由點頭。

彆說這座陣法中可能蘊含時空裂縫通道,即使冇有,他們也不敢任由這陣法無限吞噬混沌氣流。

焉知到最後會有什麼異變

"至尊級陣法,危險重重。"

雲洪輕聲道:“我並不主張全軍殺入陣法,那樣做,一旦遭到楚源族圍攻,想逃都逃不掉,稍有不慎就會隕落。"

“對!"有聖人開口,聲音堅定無比。

"入陣,身處陣法內部,固然有更高的破陣可能,可一旦受困,也將陷入絕境。

“聽洪主的。”諸聖陸續開口,

他們都已朗信任雲洪,不單是因雲洪的實力,更因雲洪數百萬年樹立的威嚴和信譽。

“儘起大軍吧。"

“想要毀掉至尊級陣法的難度,雖然遠不不如毀掉遂古宇宙,可但遠超其他宇宙的修行者。”雲洪緩緩道:“唯有儘起大軍,方纔有希望做到!"

儘起大軍

所有混元聖人心中都不由一緊,百萬年前那一戰的一幕幕,再度浮現在他們心頭

很快。

一道道詔令,自無涯域聯軍最高層,迅速下達至各方大勢力乃至一個個弱小勞力。

冇有任何勞力敢拒絕。

亦冇有任何修行者敢拒絕。

實際上,百萬年歲月,許多道君、金仙界神,都一直在閉關修煉,都有些瘋狂

3.

有許多強者都無比渴望決戰的爆發,戰意沖天,

再加上,百萬年來的一次次訓練,混沌諸宇這些原本懶散的修行者,早已變得號令如一

彷佛真正的軍隊一般。

最終,不到一天時間。

除長生聖人、烽帝等幾位突破不久的聖人,其餘的超過二十位聖人,迅速統領麾下一支支大軍出發了。

大軍一如過去,分成了數支隊伍,浩浩蕩蕩,迅速向著外海趕去,

雖然,行動較為隱蔽。

但無涯域最高層估計,有了上一次的教訓,楚源族一方恐怕會無比防備,很可能已知曉訊息。

可無涯域一方冇有退路。

想要拖延、守護無涯域,那麼,就必須全力以赴,拔掉一個又一個威脅

....

混沌外海,時空裂海!

“嘩~~

淩義竭儘隱匿自身氣息,悄無聲息,迅速接近星空汪洋,最終,他停了下來,

"不能再前進了。”洪主望著這宛若天幕的星空汪洋

他有預感,若再前進,恐怕要被無涯域一方洞察到了,

那一個個巨大的金色旋渦

就彷佛一個個深淵,蘊含著無比可怕的威脅,即使洪主,都感到陣陣心顫,

彼此差距太大。

就彷佛低階生命麵對高階生命的一種本能。

“這陣法"洪主靜靜觀摩著眼前的龐大陣法,竭力感應著那金色旋渦,

感受那一縷縷金色氣流。

推演著陣法表層構造。

洪主唯恐驚擾到無涯域,啟用這座陣法的真正威能,因此,並不甘利用神念或法力。

隻能透過時空!時間流逝。

十餘天時間,洪主環繞著這座龐大陣法,不斷觀摩、推演,想要窺伺出這座陣法的真諦奧妙。

“依舊無法感應到陣法深處"

"連表層區域都無法感應渾濁。”洪主暗歎,

他不得不否認,想要憑陣法本身,推演出這座陣法奧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以洪主如今的時空造詣,麵對混元級陣法,雖創不出,可想要洞察其弱點和大部分奧妙,是很複雜的。

而麵對這座至尊大陣,洪主簡直無可親何。

"嗯"

洪主眼眸微驚,他感受到無儘時空外,一股股浩瀚偉岸氣息湧來,足足數十道雄渾氣息。

儘皆是聖人。

楚源族聯軍,終於到了!

他們冇有洪主的隱秘時空手段,雖竭力遮掩氣息,可相隔無儘時空,依舊被洪主感應到了。

“先去同雲洪會合。”淩義悄無聲息飄出,想要離開這座至尊陣法本源籠罩範圍

忽然。

“轟!”原本一直沉寂,隻有九大旋渦瘋狂吞嘴混沌氣流的星空大陣,卻是猛然震動起來。

就彷佛一座沉睡火山甦醒。

一股股沖天爆發的金色星光升騰,有的星光似鎖鏈,有的則宛若一柄柄神劍般。

“嘩!”“轟隆隆!”“嘩!”鋪天蓋地的星光,轟殺向洪主,威能簡直不可思

很顯然。

當楚源族雲洪逼近,這座至尊大陣瞬問就有所感應,繼而就洞察到了洪主的存

"浪開!"

洪主見狀,再不隱藏,身形暴漲,浩瀚偉岸的氣息更是彌散天地,宏大浩瀚的紫光衝擊四麵八方。

至寶秘術--宇宙之鏡!

“嘩!”“嘩!”“嘩!”鏡光如劍,形成了浩瀚的劍道時空,當即席捲向那一腰續殺來的星光。

愛法的碰撞交鋒。

眨眼間,一縷縷星光淫滅,一縷縷鏡光消散又重組。

可旋即,更多星光湧現,乃至汪洋表層中的一個巨大的金色旋渦轟然爆發。

隱隱籠罩浩瀚虛空的星光彙聚,威能無儘,令洪主的宇宙之鏡籠罩範圍,以肉眼可見速度迅速衰減。

根本抵擋不住

“殺!”淩義終於拔劍了,劍光淩厲,殺伐無儘,令那浩瀚如洋的星光迅速退

卻,

而洪主,同樣迅速遠離了這座龐大陣法。

嘩啦啦~當洪主迅速逃離,那鋪天蓋地的星光迅速衰減。

這座龐大的至尊級陣法,也迅速恢複了激烈。

就彷佛,這座陣法有著攻擊距離,一旦洪主飛離這個距離,便能擺脫這大陣的攻擊:

“淩義,想要擊殺我擊敗我無涯域那麼,就入陣吧!"一道冷漠聲音忽然在洪主所處時空迴盪:“入陣,破陣的希望更大,唯有破陣,這場浩劫之戰,你們纔有失敗希望。"

“哈哈,若是連一座小小陣法都破不開,那麼,楚源族,註定滅絕!"

時無涯域諸聖的聲音。

“入陣”淩義冷漠無比。

入陣,破陣的確事困難,可一旦遭遇國攻,難以掙脫,隕落的概率也會 倍百倍提升。

嗖!

洪主繼續遠離,再度施展一次瞬移,終於見到了殺來的楚源族雲洪,

混沌古神帝君、凰祖、青屠聖人,陶光主宰……一位位微弱聖人,儘皆彙聚,

"突襲,是不可能了。"

淩義直接開口:“這座陣法的感應能力,太過可怕,即使我都無法避開,更彆談你們。

“南帝,無法突襲,該怎麼辦"凰祖輕聲道,

其他混元聖人,目光同樣望向淩義。

“破陣,有三法,第一是入陣尋陣法弱點,第二是在外部觀摩逐漸瓦解陣法威能。"

“第三,則是強行毀滅,"淩義道:“但是,這是至尊大陣,以我們的實力,想要尋陣法弱點,瓦解其威能幾乎不可能。"

“而目,入陣安全無比,不到絕境,不要走這條路

“所以,諸位。"

“將摩下所有大軍召喚出來,合擊,看能否直接毀掉這座陣法。”洪主緩緩道,

強攻陣法,最艱難

但是,這也是最複雜最有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