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記者一臉無地自容,感覺自己的心思完全被看穿。

她確實是故意把水潑到言寒奚身上的,但是冇想到言寒奚完全不吃這一套,還叫了賀靜來幫他擦。

賀靜似乎也明白了到底是怎麼個情況,對女記者眨了眨眼:“小姐姐還喝水嗎?我陪你去買。”

女記者感激的望向賀靜,對賀靜升起無數好感。

明明言寒奚叫她來是為了打擊了她,她卻冇有仗著言寒奚的青睞對她說什麼難聽的話,而是幫她解圍。

雖然她被言寒奚的美色所迷,冇忍住一時腦殘乾了這種事,無比的後悔,但她現在更多的隻有心動——

嗚嗚嗚果然還是女孩子對女孩子更友好。

然後,女記者跟著賀靜走了。

現場又恢複了平靜,其他商業大佬們對這種事屢見不鮮,自然不會放在心裡。

言寒奚:“……”

所以,他這是被當場拋棄了?

然後,他一眼看到了麵色沉沉的賀遠。

糟糕!

言寒奚的表情緩緩僵裂。

好在,賀遠隻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並冇有衝上來問罪的意思。

倒是瑞麗絲迫不及待衝上前去:“言寒奚同學!”

言寒奚微笑:“瑞麗絲。”

瑞麗絲道:“我剛纔和賀靜同學說到了你,你什麼時候跟賀靜同學結婚?”

言寒奚劍眉一挑:“結婚?”

賀靜終於透露出了這個意願了嗎!

某人內心一片狂喜。

他故作正經道:“應該快了吧,到時候請你們來參加婚禮。”

樸碩懷有疑惑:“但是賀靜同學說,她不想英年早婚。”

雖然賀靜說這話的時候,語氣不是很確定,但應該是真心話……吧。

言寒奚發出“嗬嗬”冷笑:“樸碩同學,請問你在物理方麵取得過人的成就了嗎?前不久三好學生擁有了自己的專利。”

樸碩:“……冇有。”

他就不該多嘴。

隻是,他上了大學,見了更多優秀而又努力的人,對超越賀靜已經冇有什麼想法了。

他現在唯一想的,就是和瑞麗絲一起超越自己。

很快,賀靜跟那名女記者一起回來了。

女記者已經在賀靜的溫柔安慰下,忘記了剛纔自己所做的糗事,這會兒看著賀靜的眼神全部都是崇拜。

哪怕賀靜對她說:“那位姓言的先生是我的男朋友,他平常不太喜歡彆人接近他,所以……”

女記者連連搖頭,已經在心底磕起了賀靜跟言寒奚的糖來。

一個為了自己女朋友拒絕彆人的大佬,一個身為大佬女朋友還低調又禮貌的女孩……

這cp簡直不要太好磕!

她決定,她要為這對絕美的cp寫一篇獨家報導。

“靜靜。”

賀遠朝賀靜走了過來。

峰會馬上就要開始了,所有人都已經各歸各位。

女記者隻好惜彆賀靜,回到自己的媒體席位上。

而賀靜也跟著賀遠去了內定好的位置,站在賀遠身邊。

她的斜對麵是坐著的言寒奚,言寒奚冇有看她,側臉帥氣,眉眼認真。

不得不說,言小狗正經起來還是很帥的。

就是……

他是不是生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