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這一幕幕虛影畫麵傳達在江寧的神海之後,江寧在這一刻終於全部明悟。

原來,五色圖騰天來自於第九山海!

原來,是因為季家占領了第九山海,才導致這五色圖騰天的墜落!

原來,這五色原本融合為一,守護第九山海!

可現在,卻崩潰,分散,掉落在了蒼茫北莽洲。

原來!一切都是因為季!

是季家!

當江寧在全部明悟之後,突然,轟隆隆,眼前的畫麵空間如同鏡子一般,開始徹底的崩碎!

也就在這崩碎傳來的一瞬,一道浩蕩萬古的聲音傳進了江寧的神海。

“現在,你懂了麼?吾的傳承者!”

當這聲音傳來,整個聖山都出現了轟鳴。

尤其是江寧。

在這聲音傳下的一瞬,他體內的五色氣府驀然轟鳴,而也就在他驚呆的一瞬間,在他的神海之中,一個如天高的火焰巨人,出現在神海中!

這是火神圖騰天!

五色之中的:火!!!

“你……你是火神?火圖騰天?”

江寧瞪大眼睛望著麵前如山巒般的火焰巨人。

這火焰巨人,屹立在天空之中,渾身燃燒的烈焰,似乎要焚燒整個蒼穹!

它點了點頭。

“不錯!”

“吾乃火靈!”

“是五色之火!”

“吾出現之時,大地黑暗,世界冰冷。”

“是吾,改變了這天地,是吾,燃亮了這世界!”

這滾滾聲音傳入江寧神海,江寧在這一刻,心血沸騰起來。

“你既然來了!”

“終歸要知道,關於我們的一切!”

“吾萬年前,從天域墜落,墜入北莽,化作圖騰,守護了這一方世界!如今,吾因你而清醒,因你而重新聚齊五色圖騰天,接下來,你的路,吾火之靈將陪你征戰蒼穹,獵殺萬古!”

在這浩蕩萬古的聲音傳入江寧的神海之中,江寧全身沸騰起來。

他能感受到,自己體內的五色火空間,傳來一股強烈的饑餓之感。

“不要急,預言中的小傢夥!”

“你的五色纔剛剛開始,吾火之靈會引導你找到其它四靈!”

“隻是,在此之前,吾要提前告訴你,既然吾已覺醒,季家仙定然會發現蹤跡!若季家仙降臨,北莽世界將會化作一片火海!”

“所以小傢夥,告訴我,敢不敢戰季家仙?”

“敢不敢殺,季家仙?”

這話語傳來,江寧渾身巨震!

一直以來,都是因為季家!

在南域洲是!

在北莽洲也是!

萬萬讓江寧冇想到的是,連這五色圖騰天,都是因為被當年季天的一掌,而導致崩潰,散落於人間!

而現在,這火靈圖騰,問他敢不敢戰季家仙?

敢不敢殺季家仙?

江寧冇有絲毫猶豫。

“殺季仙,又如何?”

“我又不是冇殺過!”

哈哈哈哈!

這龐大至極的火焰巨人,突然狂笑起來。

“好!”

“既然你敢,那我火靈就陪你征戰!”

在這浩蕩聲音傳來的一瞬,這火焰巨人,突然抬頭嘶吼。

“吾族所有族人聽令!”

在這蒼茫話語傳下之時,整個聖山,整個進入這聖山之內的烏火部落的修者,齊齊全身狂震起來!

因為他們全部都聽到了那火神之靈的聲音。

無論化神。

元嬰!

亦或者是結丹,築基,凝氣期的修者,全部都聽到了那雷鳴般的聲音。

“吾族,從這一刻開始,奉他為尊!”

“他乃吾族之未來!”

“是吾族之傳承者!”

“吾火靈,認主!爾等膜拜!”

當這浩蕩聲音傳遍所有烏火部落修士耳中的刹那間,驀然,江寧的畫麵出現在所有的圖騰修士神海之中。

他們全部看到了江寧。

啊?

“是他!”

“他竟然……成為了咱們烏火部落的火靈傳承者?”

“是這個白頭髮的外族人?”

法瑪大祭司,還有身邊另外兩位化神老者,當在感應到這江寧畫麵的一刹那間,全部齊齊驚撥出來!

除了他們!

所有修士更加呆了!

“天呐阿哥,快看……是江寧……江寧成為了我們烏火部族的火靈傳承者!”

“他成為了我們烏火部落的領導者?”

烏靈瞪大著美眸,驚呆一般的大叫。

而烏阿達更是在這一刻早已經傻眼!

因為他們做夢也冇想到,江寧竟然會成為他們部落的第一人,更是成為烏火部落的火之傳承者!

火靈傳承意味著,江寧將繼承火靈之體!

同時,他更將要領導整個烏火部族!

“吾族人,聽我號令,膜拜開始!”

在這火焰巨人再次吼叫出口,這一刻,聖山之內,聖山之外,所有烏火部族的族人,齊齊在神海之中看到了江寧的身影!

然後所有人在這一刻膜拜起來!

這一刻,無論是化神,還是元嬰,還是任何修士,齊齊的跪在了地上。

雖然他們還冇看到江寧,但在這一刻,江寧成為了他們的主人!

也就在這膜拜開始的一刹那間,遠處岩漿世界中,一個騎著白虎虎尊的化神身影,滿臉陰森的站在一座祭壇前方!

他是水木大師!

當他也在看到神海之中,出現火靈認主的畫麵時候,他的老臉扭曲難看起來。

“該死!”

“該死!”

“原來,傳說中的預言者,竟然是這個該死的賊子!!!”

“怪不得他會施展仙術!”

“怪不得,他能殺我水木弟子!原來,一切都是為了他!”

“我水木隱藏烏火部族三百年時間,如今,該結束了!”

在他吼叫出口的瞬間,這水木大師趕緊一拍儲物袋,隻見一枚黑色玉簡出現在手中。

“傳達主人,預言者已現!”

“五色火圖騰,馬上就要歸位!”

戾吼出這句話,這水木大師一捏玉簡,黑色玉簡瞬間化作一道烏光,衝向蒼穹。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