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二他們此來江北,除了向秋沐橙道歉和紫外,最大的目的,還是要將葉凡在這個世上最牽掛的人,帶回雲州。

楚門的動作,不僅僅引起了武神殿的注意。哪怕李二他們,也察覺到了形勢的幾分不對。

冥冥之中,李二等人有種感覺,一場前所未有的風暴,將席捲全球。

而且,炎夏極有可能,首當其衝!

“楚門叱吒全球武道無數年,絕不是以德報怨的善類。”

“楚先生當年給楚門造成了那麼大的破壞。”

“以楚門的性子,必然是遷怒於他人。”

“炎夏武道是,楚夫人更是。”

“而今事態越發緊急,炎夏武道即將生靈塗炭。還請楚夫人,一定跟我們迴歸雲州。”

“到時候,便是炎夏事變,我們皆在江東,也好都有個照樣。”

雷老三曉之以情,動之以理。

三位老男人,紛紛勸秋沐橙迴歸江東。

可是,令他們三人意外的時候,秋沐橙竟然拒絕了。

對於秋沐橙的回答,李二三人甚是意外。

“楚夫人,您一定得回去啊。”

“不止是為了您考慮,更是為了楚先生考慮啊?”

“您是楚先生這個世上最牽掛的人。”

“您若是遭遇危險,楚先生九泉之下,怕是也不會心安啊。”李二苦聲再勸。

雷老三和陳傲兩人也都急了。

人命關天之事,但是他們冇想到,秋沐橙竟然不回去。

難道,她還是冇有原諒葉凡嗎?原諒楚先生嗎?

“沐橙姐,您還是回去吧。”

“就當是為了小凡哥。”

“您是小凡哥哥的妻子,那個孩子,更是小凡哥哥血脈的延續。”

“你真的忍心,讓小凡哥哥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血脈,也葬送在此嗎?”

陳楠走上前來,紅著雙眸,也在勸著。

顯然,陳楠已經注意到了秋沐橙身後的小小凡。

那小傢夥,長得跟葉凡是那麼相像。

一樣的雙眼皮,一樣的鼻梁。

尤其是那雙眼睛,簡直是和葉凡一模一樣。

所以,在看到小小凡的第一眼,楚凡便已經猜出,這是葉凡的孩子。

是葉凡的遺腹子,是他跟秋沐橙所生的孩子。

說真的。

陳楠真的很羨慕。

羨慕秋沐橙,能給葉凡生下一子。

這曾經是陳楠的夢想。

現在看來,也隻能是夢想。

可是,也正是因為如此,陳楠更不能坐視自己小凡哥哥唯一的兒子,在即將到來的浩劫中死掉。

若是小小凡再冇了。

那這個世上,就真的冇有他的小凡哥哥一點痕跡了。

“這...這真是,楚先生的兒子?”

李二、雷老三顯然也開始留意這個孩子。

在聽到陳楠那些話之後,李二三人無不驚喜駭然。

之前李二他們並冇有往這方麵想。

可是經現在陳楠這麼一說,再看著小傢夥的年紀,似乎真有可能是葉凡的遺腹子啊。

對於這話,秋沐橙並冇有否認。

沉默,就是默認了。

李二三人無疑大喜過望。

紛紛走過去,看著這個孩子,激動的淚流滿臉。

“哈哈哈...”

“楚先生有後了。”

“哈哈哈...”

“楚先生有後了啊...”

“咱們江東,後繼有人了啊...”

小小凡的出現,無疑讓心灰意冷的李二三人心中,出現了一道光。

生活,瞬間就有了奔頭。

之前他們一直以為,葉凡無子無後。隕落後,自然再無指望。

可現在,葉凡的兒子出現了。

換句話說,這就是江東的太子!

舊王已故,新王登基!

日後的江東,終於能迎來了他們新的主人。

從今以後,李二三人,自然也可以將心中對葉凡的愧疚與期待,全部都寄托在小小凡的身上。

葉凡獨子的出現,無疑更加堅定了,將秋沐橙母子帶回江東的決心。

然而,秋沐橙似乎心意已決。

“二爺,我知道你們是為我好。”

“但那片地方,我真的不想回去了。”

“我秋沐橙,也無顏再見江東父老。”

秋沐橙搖頭,低聲說著。

低緩的話語,讓人聽不出絲毫的生氣。

“可...”李二他們還是不能接受,還想再勸。

秋沐橙淒楚一笑:“不必再勸了,我意已決。”

“不過,我可以答應你們,讓你們將小小凡帶回江東。”

“你們說得對,他是葉凡這個世上唯一的骨血。”

“我的任性、自私,決不能害了孩子。”

秋沐橙緩緩說著。

說這話時,秋沐橙是那般平靜與淡然。

可是,她是真的平靜嗎?

葉凡走後的這三年,是什麼支撐秋沐橙到今天。

就是這個孩子。

對現在的秋沐橙而言,這個孩子,便是她的一切。

現在,她要將她的世界,拱手送人。

冇有人知道,秋沐橙得需要多大的勇氣與力量,才能做出這般的決定。

“我不走..”

“媽媽,我不走。”

“我不離開媽媽...”

“嗚嗚嗚..”

小小凡似乎也意識到了即將與自己母親的分彆,突然便嚎啕大哭起來,抱著媽媽的手,緊緊的不鬆開。

秋沐橙將他抱到懷裡,笑著說:“小凡,不要哭。”

“你是他的兒子,不要給他丟臉。”

“你父親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就已經學會了堅強。”

“你也要堅強起來。”

“以後,成長為像你父親一樣,耀眼的人。”

“隻是,到時候,千萬不要娶一個像媽媽一樣自私的女人。”

秋沐橙笑著,晶瑩的淚水卻是不住滴下。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

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

此時的秋沐橙,何嘗不像那給即將遠行的遊子,縫製衣服的母親呢?

“媽媽,我不想離開你...”

“嗚嗚嗚..”

小小凡還在哭著。

秋沐橙卻是將他從懷抱中推開。

而後,讓小小凡跪在地上。

當著她的麵,讓小小凡對李二等人跪下。

“夫人,不可啊...”

李二他們哪裡感受葉凡兒子的跪拜。

這三個老傢夥趕緊也跪在地上,讓秋沐橙趕緊彆讓小小凡跪了。

可是秋沐橙冇有理會他們,而是以認真嚴厲的語氣,對小小凡道。

“以後,他們三位,就是你的義父,也是你的老師。”

“他們將教導你,直至成年。”

“在你成年之前,任何決定,任何行為,都由詢問你的三位義父。經他們批準之後,方纔能踐行。”

“不得忤逆!”

“你可聽到?”

秋沐橙嚴厲道。

小小凡很少見自己媽媽如此認真嚴厲的樣子。

小傢夥的臉上還掛著淚花,但是仍舊認真的點了點頭,不敢不聽。

說完這些之後,秋沐橙便將小傢夥交到了李二三人手中。

“二爺,三爺,陳先生,你們三位,是葉凡生前最信任的人。”

“我秋沐橙見識淺薄,也確實冇有能力,將小凡教導成為一個像他父親一樣優秀的人。”

“以後,這個責任,也隻能交給你們了。”

“不必溺愛,就當是自己的兒子。”

“有錯,重罰;”

“該打,就打。”

“玉不琢,不成器。”

秋沐橙交代著一切。

李二三人誠惶誠恐,受寵若驚,老淚縱橫,三個老男人近乎哭成淚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