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世藍修能成為狂人大帝後,中央星河的大衍聖地數次派人擊殺他。

藍修能就是靠著九韶珠才保得性命。

又因為他保全性命,所以他成功進階合道真仙,成為狂人大帝。

薑天之所以跟藍修能索要九韶珠,是因為九韶珠的名氣太大,大到薑天都忍不住想看看。

當然,薑天隻是想看看,九韶珠雖然珍貴,卻不值得薑天動手搶奪。

事實上製造空間類隱匿法寶對薑天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隻是製造材料難尋而已。

他若是想製作空間類隱匿法寶,恐怕要到中央星河纔有機會得到製作材料。

但是薑天的行為卻刺激到了藍修能。

九韶珠內裝著藍修能全部的家當。

薑天跟藍修能索要九韶珠,這是想乾什麼?

藍修能捨不得積攢下來的家業,他不想被人一鍋端。

此刻,他的心都在滴血。

再者藍修能說是投降,認薑天為主,有幾分出自真心,先彆說薑天信不信,恐怕藍修能自己都不信。

隻不過是此一時彼一時,權宜之計而已。

藍修能被天地人三才搜魂大陣禁錮住,他不敢輕易反抗,因為他心裡也冇有底,會不會被這大陣擊殺。

罷了!

橫豎是個死!

家產絕對不能被人給奪走。

薑思晴啊薑思晴,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彆怪老夫無情。

九韶珠內有一個五行斷禁神闕,此物專破各種陣法禁製。

可以說是天下禁製在五行斷禁神闕麵前,猶如紙糊一般,幾個呼吸的時間就可以破壞掉禁製大陣。

“薑小友,君子不奪人所愛,這九韶珠乃是禦獸門世代相傳之物,不可輕易示人。”

九韶珠內放著藍修能的所有家產,就這麼被人輕易奪走他不甘心。

丟麵子對藍修能來說根本就不叫事,隻要不丟財就好。

聽藍修能說完,本來薑天對他剛升起一丟丟好感,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藍修能腦子秀逗了,現在薑天纔是砧板,他想怎麼剁藍修能這條魚就怎麼剁。

“你事真多1

薑天改變了想法,這種人事太多,留在手下隻會壞事。

“薑小友,請看此物1

藍修能說完就啟動了五行斷禁神闕。

隻見光華一閃,一個虛幻的神秘宮殿出現在天地人搜魂大陣內。

金色、青色、黑色等光華糾纏在一起四散開來。

隻用了一息時間,天地人三才搜魂大陣之間的連接狀態就出現了鬆動渙散的狀態。

“薑思晴,你太過分了,竟然想要侵吞我禦獸門1

“道不同、不相為謀,就此彆過1

在藍修能看來,三個呼吸的時間就可以把天地人三才搜魂大陣給破掉。

事實上隻用了一個呼吸的時間,藍修能就感覺到了神魂上傳來的舒爽感覺。

他可以調動天地之力了,藍修能大喜過望。

看著滿臉興奮的藍修能,薑天的臉上露出輕蔑之色。

我不說話,靜靜地看著你表演,在你最為興奮的時刻,再將你鎮壓。

說到底藍修能還是想跑,既然如此,薑天也不打算留他一命了。

“薑某人最煩你這種事多的人1

“大日熔爐1

薑天直接施展吞天魔功中最為強大的一招,他要把藍修能吞噬。

大日熔爐一出現,整個地下密室溫度驟然升高。

首當其衝的是五行斷禁神闕,直接就被大日熔爐給焚燬。

“啊!不1

藍修能大驚失色,他逃走的希望破滅了。

天地人三才搜魂大陣再次穩定。

藍修能的神魂再次進入沉寂狀態。

他絕望了!

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大日熔爐吞噬。

吞天魔功所化的大日熔爐把藍修能一點點的煉化吞噬。

藍修能的過往經曆,他的功法,禦獸門的核心秘密,都被薑天一點點地獲悉。

元嬰期的大日熔爐能吞噬彆人的精血修為轉化為自身的修為。

但化神期的大日熔爐與元嬰期相比產生了質的變化。

化神期的大日熔爐不但可以吞噬敵人的精血修為,還可以吞噬敵人的神魂。

這就恐怖了。

一個人的神魂裡蘊含著他所有的記憶。

這些記憶都會被大日熔爐吸收。

試想一下藍修能修煉萬載,最後他所有的一切儘歸薑天所有,成為薑天的資糧。

這就體現出吞天魔功的恐怖。

不過吞天魔功也有個缺點。

缺點便是不能吞噬修為超過自身的敵人,否則很容易被敵人反客為主,從而使得自己成為敵人的資糧。

藍修能的身體在慢慢地化為飛灰,他身體裡蘊含的大道法則都被吞噬,這些大道法則通過大日熔爐反哺薑天。

使得薑天更加強大。

可是真正危險的時刻來臨了。

大日熔爐強大的吞噬特性,使得天地人三才搜魂大陣的禁錮效果消失。

藍修能的神魂依然是存在的,他的神魂在大日熔爐內反而失去了掣肘。

大日熔爐隻能慢慢地吸收藍修能的神魂。

即便冇有了身體,藍修能的神魂依然強大。

他的神魂重新感受到天地法則,這讓藍修能大喜過望。

由大悲到大喜,藍修能心底重新燃起希望。

這個希望讓藍修能的求生欲爆棚。

藍修能是返虛化仙修為,而薑天雖然強大,但說到底隻是一個化神。

化神期與返虛化仙之間的鴻溝之大,堪比天塹。

返虛化仙神魂吞噬化身神魂簡直不要太容易。

“薑思晴啊薑思晴,本座真的要謝謝你啊1

“化神期就有這樣強大的**,本座這是撞了大運。”

“放心等我吞噬掉你的神魂,你的女兒我養,你的妻子我養1

“哈哈哈1

藍修能的神魂狂笑著衝向薑天的神魂。

大日熔爐竟然無法阻擋。

此時此刻,大日熔爐反而成了薑天跟藍修能之間的連接通道。

藍修能的神魂順著這個通道來到了薑天體內。

“好強大的肉身,從今往後藍修能不存在了,我叫薑思晴1

“思晴小友多謝你這麼強大的肉身,這麼強大的根基1

“看來本座成仙有望啊1

藍修能在大悲和大喜之間徘徊,他的情緒波動起伏極大,話也跟著多了起來。

“是麼?”

“讓我看看你怎麼吞噬我的神魂?”

薑天平靜的聲音出現在藍修能的耳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