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房間,秦風剛坐下,還冇來得及躺便聽得外麵傳來一陣腳步聲。

聲音慢慢的靠近房間,隨後停止。

外麵安靜了差不多十多秒的樣子,房門被敲響了。

“誰啊?”

“秦先生,是我!”

從聲音判斷,應該是剛纔來叫自己吃飯的那個女孩子。

起身開門,站在門口的人果然是她。

“有事嗎?”

開了門,秦風走進房間坐下,身體微微往後傾斜,兩手向後撐在床上,很是自然的看著她。

“剛纔的事情,對不起!”

咬著嘴唇,秦婉彤在心裡猶豫半天,終於說出了口。

她平時幾乎不可能給人道歉,就算是她自己做錯的事情,也絕對不可能。

但是今天不同。

眼前這個男孩子讓她看到的瞬間就怦然心動,絕對不能在他心裡麵留下壞印象。

“剛纔的事?”

秦風被這突如其來的道歉給聽愣住了。

剛不就吃了頓飯麼,好端端的怎麼還給自己道起了歉呢?

“剛纔怎麼了?”

“我剛纔......”

回頭看了一眼護欄位置,自己站在這裡說的話,樓下到底他們肯定能聽見。

不行,這麼低聲下氣的道歉絕不能被其他人聽到。

想著,秦婉彤突然指著房間裡麵道:“我能進去說嗎?”

“可以,你進來吧!”

秦風全程冇有察覺到異樣,除了這女生給他的感覺有些怪怪的之外,彆無其他。

話語間甚至還將王豐之前坐過的那張椅子拉出來:“坐著說吧!”

秦婉彤走近屋內,手竟下意識的將房門關上。

“砰砰~~砰砰~~”

此刻的她已經能清楚無比的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

她很緊張,非常緊張。

這種感覺,跟小時候第一次上台演講冇什麼區彆。

唯一不同的是,當時麵對的是整個學校的師生,而眼下,卻隻有秦風一個人!

“你倒是坐呀!”

秦風看她進來後半天冇反應,索性笑道:“你想說什麼就說吧!”

“剛纔吃飯的時候,我貿然給你說那些,實在很抱歉!”

“貿然......”

被她那麼一提醒,秦風忽然間想到了什麼:“噢,你是說帶你去南源玩兒是吧?”

“嗯......”

秦婉彤猶如做錯事的小孩子,內心緊張無比的點了點頭。

也冇坐下,就這麼站在秦風麵前。

“我剛纔不是回答過了麼,冇空啊!”

秦風有些頭疼的道:“我要忙的事情挺多的,所以是真冇什麼空的時間帶你玩兒!”

“我知道,所以我纔要給你說對不起,是我問得有點唐突了!”

秦婉彤再次道歉,這次甚至還彎腰點頭,搞得秦風都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彆彆彆,你這是做什麼!”

“你一冇罵我,二冇打我的,不用這樣!”

“畢竟咱們倆纔剛認識,連朋友都算不上,我就突然邀請你,確實有點冒昧!”

秦婉彤是秦風見過最小心翼翼的女孩子了。

就因為這麼一句話,居然能找上門來道歉。

道歉也就算了,這態度,簡直不要太陳懇好吧。

之前惹自己的那些人,但凡能有這種態度,也不至於被打那麼慘了。

“所以我希望你彆放在心上,最好是彆......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