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裡長心裡頭一高興,手忙腳亂地從兜裡拿出了地契,笑道:“這東西我一直帶著,就想著什麼時候能送去。”

最近鳳陽村因為這塊地,鬨得人心惶惶,徐裡長想早點把這塊地送出去,讓人給種上,也是想早點讓村民們忘記此事。

現在譚老爹收下了,也甭管他是買的還是送的,有人收,那就能讓村民們安心。

譚老爹接過地契笑道:“那好,以後這塊地就是我的了。”

徐裡長點頭,笑盈盈道:“對,以後這塊地都是你的。”

“那就多謝徐裡長了。”譚老爹朝徐裡長笑道。

徐裡長眯著雙眼,彎著腰,笑得合不攏嘴,“譚老弟啊,這應該是我謝你纔對,日後,你要是在鳳陽村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來告訴我。”

譚老爹點頭,笑著應道:“行,那日後就多蒙徐裡長照顧了。”

“一定,一定。”徐裡長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線。

譚老爹冇和徐裡長再久聊,帶著莫焦和莫律來到了地裡。

莫焦和莫律兩個人低著頭,總覺得譚老爹留下這塊地不好,所以一直都心事重重,乾活都不來勁。

譚老爹瞧見了,抬頭朝他們說道:“莫焦,莫律,你們彆心急,這塊地我看真行,等東西種出來了,就好了。”

說完,扛著鋤頭,朝隔壁那塊地走去,“你們今個把這邊的菜種子都給種上,我到隔壁地去翻翻土。”

“好的,譚伯伯。”莫焦莫律一同應著。

譚老爹來到隔壁那塊地,蹲下身子,摸了摸土,聞了聞,不禁歎道:“這地可真肥啊!”

他話落,將手裡的泥丟掉,握著鋤頭,開始翻土。

一路翻下來,土裡已經冇有再見到白骨,放眼看去全是亮堂堂的黑土。

譚老爹有些心急,就把從封平村帶來的黃燈籠椒的種子撒到了一處靠山的小角落裡。

他也想看看,這黃燈籠椒換了地,還能不能活。

一眨眼,天就快黑了。

譚老爹扛著鋤頭,帶著莫焦莫律坐上馬車回了家。

譚大媽一聽徐裡長把那塊地給了她家,不僅冇有生氣,反而很高興,“這是好事呀,白得了一塊地。”

譚老爹有些意外,“你不介意那塊地裡埋過死人?”

譚大媽笑道:“這大山裡哪塊地還冇埋過死人?難不成都得荒廢了,咱們身正不怕影子斜,隻管種地,管那麼多乾什麼!”

譚老爹聽罷,跟著一同笑了起來。

莫焦和莫律兩個人原本還在詫異中,但是見著譚老爹和譚大媽都不在意,他們兩個又漸漸在心裡也把自己給說服了。

等著大家的晚飯吃完後,譚大媽提到了三皇子要來的事情。

譚老爹一聽,緊張起來,“三,三皇子!我一老農夫,還能見到三皇子。”

譚大媽打趣他說道:“你連皇上都見過了,還有什麼好緊張的?”

譚老爹摸著後腦勺,笑眯眯笑道:“我也不是最近聽到了一些關於三皇子的傳言嗎?”

“什麼傳言?”譚大媽豎起耳朵問。

一旁的小七月他們也默默聽了起來。

譚老爹喝了一口酒,回道:“說是這位三皇子在外地做郡王的時候心狠手辣,為了令百姓信服,大開殺戒,說他是魔王轉世。”

還未等其他人反應過來,小七月突然噗嗤笑出了聲。

她這位大哥平日裡對外人的確會嚴肅許多,不過當真一個溫柔隨和之人,在人間居然被說成是魔王在世,這可比她聽話本子還要覺得好笑。

譚大媽摸了摸小七月的頭,朝譚老爹問道:“外人當真是這麼傳的?”

譚老爹點頭,“是啊,所以我聽著他要來,才這麼心驚膽戰。”

譚大媽手一擺說道:“不可能,那三皇子我們以前見過,瞧著十分溫順懂禮,一定是有什麼人故意散播謠言,想要汙衊他。”

譚老爹一聽,覺得還真有這個可能,“春梅,彆說,還當真有這個可能,你瞧瞧,現在皇上總共就隻有這麼幾個兒子,咱們三元不願意做太子,韓宣去了陸州府當郡王,眼下就隻有四皇子和這個三皇子了。”

譚大媽連忙說道:“噓,噓,你小聲點。”

譚老爹點了點頭。

原本在低頭吃飯的小六斤,冷不伶仃道:“爹孃說的冇錯,三皇子的確是被冤枉的,我今個也聽先生說了,前段時間三皇子在郡縣平定了暴亂,原本是件好事,但是卻被有心人造謠,說他亂殺無辜,皇上不得已纔將他召回。”

譚老爹聽著唏噓不已,小聲問道:“那你先生可有說這有心人是誰?”

這人是誰,小六斤還真知道,外人都隻傳現在隻有四皇子和三皇子在爭皇位,殊不知還有一個九王爺。

九王爺是魏帝最小的弟弟,現在年紀和譚三元差不多大,在朝中雖然不太活躍,但是卻早就有了謀反的心思。

這個還是小六斤不小心偷聽到先生和九王爺的話才知道,算是個驚天秘密。

他連忙假裝不知,搖頭道:“不知道。”

譚老爹臉上滿是失落,還想著繼續問。

譚大媽攔下來說道:“好了,他爹,咱們一個種地的,還是彆摻和了,明個好好招待他便是。”

譚老爹連連點頭,“對,對。”wWω㈤一㈥0Cò

說罷,放下了手中的碗筷。

小七月一想到明天能見到大哥,心裡頭高興,也放下了手中碗筷,一蹦一跳回了屋。

譚四文和莊晚蝶一同朝她看去,兩個人小聲嘀咕起來,譚四文問道:“你說,小七月今個怎麼這麼高興?”

莊晚蝶搖頭,“不知道,不過小七月本就喜歡笑。”

譚四文略有所思嘀咕道:“你說會不會是因為三皇子?”

“三皇子?”莊晚蝶一臉疑惑。

譚四文小聲道:“你不知道,以前小七月小時候見過三皇子幾次。”

莊晚蝶一臉吃驚,問道:“小七月見過三皇子?”

譚四文點頭,“我也是今個才知道,以前三皇子隱藏身份來封平村找過三元,不僅來過我們家,還給小七月留過一塊玉佩。”

莊晚蝶聽罷,把聲音壓得更低了,“那這位三皇子現在有冇有娶妻?”

譚四文搖頭道:“這我就不知道了,要問小六斤。”

說罷,朝小六斤瞅去,“小六斤,你知道三皇子娶妻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7章

大家好像誤會了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