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旁的百姓更是唏噓不已,有些甚至趴在一旁嘔吐起來。

海小毛這次徹底慌了,不過卻依舊嘴硬道:“這些都是我們用來餵豬的,不會用來做醬菜的。”

顧縣令朝衙役們問道:“他屋後院子裡有餵豬冇?”

衙役連忙道:“回大人的話,冇有看到豬。”

顧縣令轉頭朝海小毛冷聲道:“海掌櫃,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海小毛現在是證據確鑿,想要辯解也冇辦法辯解了?他心裡很是懊悔,早知道會這樣,他這兩天就不把這些爛菜撿到家裡來了!

顧縣令見他不回話,一聲令下,“來人,把海小毛給我送到衙門去。”

“是,大人!”

衙役們連忙應道,正準備上去押人。

一旁的百姓連忙一窩蜂地湧上去,“好啊,居然給我們吃的是這種狗都不吃的豬食!難怪會上吐下瀉!”

“看我不打死你!”

他們朝著海小毛拳打腳踢,有些更是抓起那些爛葉子就朝他的嘴裡塞去。

海小毛拚命掙紮著,可勢單力薄,被塞了好幾口爛菜,大口的吐了起來。

海姨母一邊從屋裡爬出來,一邊說道:“我的兒!我的兒!你們放開他!放開他!”

離著遠遠的譚大媽正巧瞧見了,大步衝過去,扶著滿頭是血的她,說道:“姨母,你這是怎麼搞的?”

海姨母指著被人群毆的海小毛道:“春梅,幫我救救他,幫我救救他。”

譚大媽長歎一口氣道:“姨母,你怎麼現在還不明白呢?這是他自己闖的禍,隻能他自己擔著,不能再慣著他了!”

“他會被打死的!”海姨母顫抖著聲音道。

譚大媽實在是氣不過,厲色道:“他變成這樣,都怪你!你要不是從小什麼都慣著他,他也不會變成這樣!”

海姨母痛哭起來,捶著胸口說不出話來,最後因為身上的傷而暈了過去。

小七月和小六斤也跑過來。

譚大媽招呼道:“來,我們把她扶到你五哥那裡去。”

“好的,娘。”

小七月和小六斤連忙上前搭把手。

等著他們把海姨母帶走之後冇多久,海小毛也被顧縣令帶走了。

顧縣令直接判了他一個充軍塞外,還命他在充軍之前,給所有吃了他醬菜的人,每人賠三十兩銀子。

賠的銀子數目較大,海小毛不僅要傾家蕩產,還得在充軍的時候做苦力,等銀子還完了才能恢複自由。

譚大媽他們知道這個訊息是在三天後。

現在她正帶著海姨母在譚五貫那裡看病。

譚五貫那裡現在人滿為患,譚大媽一直等到天黑,纔等到他給海姨母看。

“五貫,快來給你姨婆看看。”

譚五貫給海姨母看過之後,眉頭一皺,說道:“娘,姨婆額頭上的傷並無大礙,隻不過”

“隻不過什麼?”譚大媽連忙問。

譚五貫收起藥箱說道:“隻不過她後背的傷,傷的不是地方,以後怕是很難再能站起來。”

譚大媽驚駭不已,“也就是說,再也不能走路?”

譚五貫點了點頭。

譚大媽低頭看向已經蒼老許多的海姨母,心疼不已,“真的冇有辦法能救她嗎?”

譚五貫回道:“若是位置偏一點還能有救,但是現在真是無能為力。”wWω㈤一㈥0Cò

譚大媽沉默起來,片刻後歎道:“真是種什麼瓜,結什麼果呀!”

話落,起身給了醫館裡幾個小廝銀子,說道:“等她醒了,把她送回徐陽縣海家。”

“是,夫人。”

小廝握著銀子,笑眯眯應道。

譚大媽轉身在屋子裡四處找著小七月和小六斤的身影。

此時,小七月和小六斤正在藥房裡玩。

兩人打開藥櫃裡的抽屜,在朝裡頭一個個聞著。

小六斤記性好,隻要聞一下,就能記住是什麼藥材。

等著最後一個抽屜時,他眉頭一皺說道:“小七月,你來聞聞,這裡麵是不是有什麼東西?”

小七月湊過來聞了聞,“好像有股腥味,泛著苦味,應該是某種草藥。”

小六斤皺眉道:“你再聞聞,是不是有股鐵鏽味。”

小七月聽後當真繼續聞了起來,冇過多久,果然聞到了一股鐵鏽味,點頭道:“六哥,六哥,真的有。”

小六斤連忙從裡麵翻了翻,隻見裡麵居然有一串鑰匙。

鑰匙很陳舊,上麵長滿了鐵鏽。

譚五貫大步走到他們跟前,奪過小六斤手裡的鑰匙,正色道:“給五哥。”

小六斤疑惑道:“五哥,這是哪裡的鑰匙?”

譚五貫眼神微微一沉,轉身回道:“不過是阮大夫舊屋子的鑰匙,平日裡冇用,就放在我這裡。”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79章

五哥年紀也不小了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