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縣令府門外,混小子一個勁地說自己是曹縣令的兒子。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曹縣令臉皮子薄,就先帶著那混小子進了府。

譚大媽牽著兩孩子,朝曹府門口往裡看了一眼,忍不住說道:這個曹縣令是要有兒子呢?

一旁圍觀的路人聽後插話笑道:這有兒子啊,不一定全是好處,以後啊,有得這曹縣令受的。

譚大媽側頭問那路人,為什麼?

路人擺擺手笑道:這個混世魔王,隔壁縣的冇人不知道,反正個不是什麼好東西。

譚大媽聽著他模棱兩可的話,有朝曹府裡看了一眼,這回眼睛裡明顯帶了幸災樂禍。

小七月牽著譚大媽的手,抬頭笑道:娘,回去吧,我肚子餓了。

譚大媽聽著回神,低頭朝她笑道:好,好,走我們回家,娘啊,剛纔給你們烤了幾個紅薯。

小七月一聽烤紅薯,眉眼彎了彎,催促著譚大媽回家。

娘,娘,走,走。.

小六斤更激動一些,牽著譚大媽的另一隻手,往屋裡拽,吃烤紅薯咯!吃烤紅薯咯!

譚大媽聽著兩孩子的笑聲,被他們拉著進了屋。

譚大媽把烤好的紅薯拿出來,掰開,一分為二,給一半小七月。

隨後又拿出了兩塊烤糍粑。

糍粑是譚二妹做的,蒸熟的糯米搗碎壓實,等著放涼結塊了再切片。

這次譚大媽來平陽縣,特地帶了一大包。

把糍粑片放在火架子上兩麵翻烤,等著熟了,再撒一點點紅糖粉上去,吃著可香了。

小七月和小六斤都愛。

隻不過小孩子吃多了不消化,譚大媽隻給他們一人一塊。

兩孩子一手拿著烤糍粑,一手拿著烤紅薯,吧唧吧唧,吃得香噴噴。

譚大媽拿著帕子給他們擦了擦嘴。

忽然,曹縣令那邊院子裡高聲傳來了一句喊,你說你是我兒子,那你娘是誰?

譚大媽和兩小孩子眼睛一亮,耳朵都不由得豎起來,聽著隔壁那幾人說話。

隔壁的曹縣令見著自己兒子,並冇有想象中的那般歡喜。

他讀了那麼多年的書,還是一直希望自己的兒子是個斯斯文文的讀書人。

最好能像柳舟成那樣的。

就算不能像柳舟成,想他自己這樣的也行。

可惜,他的兒子卻是個,坐在桌子上,隻知道翹著二郎腿要錢的小混混。

這個小混混在隔壁縣有個響亮的名字,叫邱老大。

邱老大挖了挖耳朵,往曹縣令身上彈了彈,笑道:爹,我娘是誰你還不知道嗎?百香樓的窯姐兒!春娘!

曹縣令愣了愣,方纔那帕子他隻是瞧著眼熟,現在一聽春娘,他的確是想起來了。

當年去隔壁縣和他的朋友們小聚,回去的時候喝了一點酒,不知道怎麼就被拉進了百香樓,和那個春娘,有了春風一度。

那個春娘溫柔可人,當時他還冇有納妾,家裡隻有個位夫人,第一次嚐到這種情趣,便一發不可收拾。

往後三天兩頭就來找春娘。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34章

討債的來了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