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旁的譚大媽提起筷子朝他們二人的頭一人就是一下,說道:念啥念,那是你大哥隻寫給九兒姐姐的,快,吃飯,吃飯。

譚四文和譚五貫受著這一下,立馬老實了,埋頭繼續吃著飯。

葉九兒瞧著,忙笑道:也不是什麼不能唸的信,是一兩說,讓我好好待在家,等他回來。

雖是一句簡單的話,卻也道出了所有的情義。

儘管隻是僅僅了認識了數天,但這個少女還是走進了那個少年的心裡。

葉九兒在送走譚一兩之後,一直以為是自己一廂情願,所以在見到這句話後,忍不住臉紅了起來。

這臉紅並不是害羞,而是數不儘的欣喜和激動。

更也讓她多了一些孤注一擲的決心。

葉九兒就是這樣一個人,認定了認定了,就算是頭牛也拉不回來。

隻要譚一兩敢上刀山,她就敢下火海。

當然所有的前提是那人必須值得。

好在譚一兩就是那個值得的人。

她將信緊緊揣在懷裡,明顯飯都吃不下了。

譚大媽畢竟活了大半輩子了,一眼就瞧出來了,朝著她笑道:好了,好了,這信我們也聽了,好好吃飯吧。

是,娘。

大家忙笑著應道。

小七月眯著眼睛,大口大口嚼著飯,看著他們一家人笑得可開心了。藲夿尛裞網

好像看著他們吃,比自己吃還要開心。

而在一旁的譚三元目光總是時不時地看著小七月。

好像啊看著小七月吃,他就能飽了。

隨著油燈越燒越暗。

忙了一天的人,也漸漸各自睡下。

譚二錢帶著鐘慕白在這裡住了幾天,等著家裡的田都插好秧了,才帶著譚大媽做好的醬菜回了平陽縣。

這天譚二錢和鐘慕白剛走。

薑氏忽然來到了老譚家。

譚大媽瞧見失魂落魄的薑氏時,愣了一下,忙朝她問道:姑娘啊,你不是去平陽縣了嗎?怎麼突然又回來了?

薑氏臉色蒼白,比之前瘦了許多,所以顯得憔悴得很,她一把跪了下來,哭訴道:譚嬸子啊,你們一定要幫幫我啊!

譚大媽正洗了菜,怎麼回去卻,被她這麼一攔著,有些累手,姑娘,姑娘,你先讓我把菜放下。

薑氏聽罷,微朝後退了幾步。

譚大媽進門將端著的菜放下。

姑娘,你說是發生了什麼事?

自從譚老爹做了裡長的之後,村裡總有些雞毛蒜皮的事來找他們。

平常不是菜被偷,就是狗被毒。

這些天譚老爹忙著起宅子,不在家的時候,譚大媽就聽著。

冇曾想,這給休的薑氏居然也來了。

薑氏一邊哭一邊說道:譚嬸子,我好後悔啊,我就不該見錢眼開,跟那個鄒少爺跑了。

譚大媽猜就知道這事,長歎一口氣,這做了就做了,還能怎麼辦?好聚好散,各自去過各自的日子吧。

薑氏聽著卻越哭越厲害了,我去老趙家看過了,趙老大重新有了,我知道我和趙老大不可能了。

姑娘,你能這麼想也不錯,不過你這哭哭慼慼來找我們幫忙,我們又能幫你什麼呢?

譚大媽疑惑道。

薑氏一邊擦著臉上的眼淚,一邊說道:這趙老大不跟我過,就不跟我過,我也不怨他,打算離開陸州府,去我姨母家,待上一段時間,再在他們那兒找個老實人嫁了,可是就在我去姨母家之前,發現我竟然得了花柳病。

啥?啥!譚大媽驚呆了,這病可不得了啊,治好的不多。

薑氏嚎嚎大哭起來,譚嬸嬸,花柳病啊,一定是那鄒少爺染給我的!

譚大媽唏噓不已,你來求我難不成是想要我們給你去討回公道。

薑氏搖頭道:不,不,我知道那鄒少爺身份不一般,就不拖累你們了。

譚大媽疑惑道:那你來找我們是?

薑氏哽咽道:我想向你們借點銀子。

你想向我借銀子治病?譚大媽問道。

薑氏搖頭,不,我這病救不救得好還不知道,這次去了姨母家,怕是就回不來了,我這條命也就這樣了,無所謂了,不過我爹孃還在世,我還冇儘孝呢?所以想跟你們借一些銀子,讓李大夫把我爹孃的腰腿病治了,我也能安心的走了。

譚大媽聽罷,忍不住問道:那鄒少爺就冇有給你一兩銀子?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28章

薑氏來求幫忙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