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將軍躊躇片刻後,說道:綠鶯姑娘,你難道不想給榮妃報仇嗎?

綠鶯一驚,她冇想到,這麼多年一直隱藏在她內心的想法,居然被吳將軍給說出來了。

吳將軍瞧著她震驚的模樣,忽然笑了起來,綠鶯姑娘,我果然冇看錯你。

他話落,拉開房門,朝外走去。

綠鶯待在原地,靜靜看著他離開的身影,驚色久久未收。

一隻藍色的蝴蝶兒從她跟前飛過,朝顧府的另外一個角落飛去。

兩天後,正是陸州府的府試。

不僅僅是府試,還是林氏處刑之日。

譚大媽一大早就給小七月換了一身明豔的衣裳,去了菜市口。

這天陸州府內的人一部分去了衙門,等著府試的結果。

另一部分的人則是來菜市口看著曹縣令的小妾行刑。

淩遲之刑,除了痛苦之外,還有的是屈辱,當著眾人的麵,可謂是比死還痛苦。

這就是顧江雲故意給曹縣令的下馬威。

譚大媽瞧了幾眼看不下去了,抱著小七月轉身朝譚老爹說道:這顧江雲瞧著平日裡挺平易近人的,但其實心還挺狠的。

譚老爹抬頭看著刑台,緩緩道:他若是不狠,能從一個窮書生變成知府嗎?

譚大媽一聽,恍然大悟,轉身道:小七月年紀還小,剩下的我就不帶她看了,這殺母仇人已死,也算是了卻了一件人生大事。

譚老爹輕點頭道:嗯,你回去吧,等下我去衙門口接三元。

譚大媽輕聲應著,轉身離開。

小七月趴在譚大媽的肩上,目光時不時地朝不遠處的刑台看著。

刑台的女人麵露痛苦,卻不知道怎麼的,也看到了小七月。藲夿尛裞網

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在看在小七月的那一刻時,她突然就明白了,這孩子就是那被丟了的女嬰。

她想要喊,卻已經喊不出來。

想要掙紮,卻渾身不能動彈。

此時此刻,跟身上的痛苦相比,更讓她難受的就是這最後的不甘和怨氣。

譚大媽抱著小七月冇有直接回去。

而是先去了衙門門口。

譚一兩正帶著小六斤守在門口。

小六斤見著他們來了,連忙鬆開譚一兩的手,踩著還不太穩的腳步,朝譚大媽和小七月走來。

譚大媽放下小七月,蹲下身將小六斤抱在手中,說道:一兩,你三弟還冇有考完嗎?

譚一兩笑著抬頭看了看天說道:快了,三元應該就快出來了。

譚大媽緩緩上前,那好,我在這裡等等。

此時,衙門後院。

綠鶯找到了顧江雲,老爺,這次裡麵的孩子都考得如何?

顧江雲朝立馬瞅了一眼道:有一位不錯。

綠鶯緩緩道:誰?

顧江雲笑道:譚家的譚三元。

綠鶯聽著也不意外,有些榮妃和皇上的骨血,自然是不差。

這孩子瞧著就聰明。

顧江雲喝了一口茶,將嘴裡的茶葉根拿出來,回道:這孩子就是太聰明瞭。

為何如此說?綠鶯連忙問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24章

三元這孩子打小就聰明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