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譚大媽笑著回道:這位是白掌櫃鋪子裡的小學徒,跟著二錢一道回來的。

鐘慕白起身朝譚小妹有禮笑道:姨好。

好,好。譚小妹也忙朝她笑了笑,隨後又朝譚大媽繼續說道:對了,嫂子,我還聽舟成說,一兩他們去京城之前,會先路過陸州府,到時候會在陸州府住上一晚,你和大哥要不要到時候提前趕到陸州府,和他見上一麵。

譚大媽一聽,連忙欣喜道:這樣也不錯,一兩大概什麼時候到陸洲府呢?

譚小妹想了想,好像就在六天後。

六天後譚大媽自個在嘴裡唸叨了一下,欣喜道:三元正巧四天後就去陸州府參加府試,正巧可以跟著一道去。

譚小妹起身道:那是好事呀,到時候我讓舟成送你們去,也好給你們引個路。

譚大媽有些不好意思道:這樣會不會太麻煩妹夫了。

譚小妹笑道:不麻煩,不麻煩,正巧他那幾天也要去趟陸州府。

譚大媽問道:他去陸州府乾什麼?

譚小妹放低聲音小聲說道:這不曹縣令那妾室因為謀害曹夫人被知府大人給帶走了,準備就在那幾日開堂審理那妾室,曹縣令自個覺得丟麵子,不願意去,就派了舟成去。

譚大媽一聽,更覺得要去了,正巧也好讓小七月親眼見到自己的殺母仇人伏法。

等著夜裡譚老爹回來之後,幾人一合計,準備將小七月小六斤和三元一同帶去。

而老四老五則就先跟著譚小妹去她家裡,也好在柳師爺不在家的時候,照顧照顧譚小妹。

一家人商定之後,便歡天喜地開始準備起來。

鐘慕白和二錢正巧在他們離開之前就先回了縣裡。

說到林氏,林氏被抓之後,過得一點都不好。

她坐在囚車裡,風吹雨打,磕磕碰碰一路,纔來到了陸州府。

押著她的捕快,看著跟前不遠處就要到的陸州府衙門,忍不住,你一言我一語的聊了起來。

這女人運氣可真差,我們一連走了兩三天,就下了兩三天的雨。wWω㈤一㈥0Cò

是啊,這下雨也就算了,今個連冰雹都下起來了。

石頭大小的冰雹,打到臉上那個疼啊!

捕快們唏噓不已,回頭朝囚車裡的林氏看了一眼。

林氏頭髮散亂,鼻青臉腫的,瞧著好似被人打了一頓。

捕快們不由又感慨,這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我們把他給打了一頓。

對啊,我們快些走吧,到時候如實跟知府大人交代就是。

好好,好。

他們說著微加快了速度。

林氏微微睜開了眼睛,朝四周看著,見著就要到目的了,頓時鬆了口氣。

與其在路上折騰,她現在巴不得快點給自己來一刀,

就在這時,林氏突然發現腳邊涼絲絲的。

她連忙低頭看去,隻見腳邊不知道何時多了一條黑油油的蛇。

那蛇盤著身子在她的腳邊,一動也不動。

林氏僵著身子看著,想要去喊人,但是卻又不敢開口。

不知道過了多久,那條蛇一直都不走。

林氏頓時急了忍不住朝來人喚道:大人,大人,這裡有蛇!有蛇!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22章

林氏的黴運纔剛開始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