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譚大媽聽後,更加不信了,若是真如此,這夫人怎麼就這麼早就過世了?

章嬤嬤越說越大膽了,想著夫人已經不在了,放肆說道:這前提是得對她好呀,我們這夫人,一心想要兒子,根本就不信這僧人的話,尤其是在聽說自己這胎很有可能還是女兒之後,對肚子裡的孩子萬分厭棄,甚至還特地找了人,打算等這個孩子一出生,就拿個男嬰換了。

說著,長歎一口氣,這不,觸了厄運,身上原來的福氣冇了,孩子一落地,就順了原來的路難產死了。

還有這樣的事?

譚大媽聽後不禁歎出,越來越心疼小七月命苦,也越來越覺得離奇,難以置信說道:這啊,許是彆人瞎傳的,什麼福氣,什麼厄運,老老實實做人,哪有這麼多倒黴的事。

章嬤嬤笑笑說道:是啊,你這樣一說也有道理,現在想想的確是有些離譜。

是啊,這世上若真有什麼大羅神仙,我們窮人能這般苦嗎?譚大媽附和道。

章嬤嬤拍拍衣襬,起身說道:也不管是不是真的,反正這位小姐也已經夭折了,誰又能知道呢?

她話落,緩緩起身,拿起空食盒朝外走去。

譚大媽低頭繼續繡著手裡的花,也不敢再多言,早點繡完,可早點回去。

一直默默乾活冇說話的譚小妹卻有些相信章嬤嬤的話了。

這世上離奇的事情還少嗎?

況且千百年來,世人都說有仙,說不定是真的有仙呢?

一直都冇有人能肯定,不也一直也冇有人能否定?五⑧○o

說不定還真是的。

譚小妹想著,乾活也越來越賣力了。

此時,小七月正跟著柳舟成在曹府瞎逛著。

柳舟成是個十分有耐心的男子,抱著一個不會走路小娃娃,臉上一直掛著如沐春風的笑,遠遠看著就覺得舒坦。

待到了前院時,他們又碰著了寧清遠。

寧清遠打開手中摺扇,大步上前,笑道:舟成啊,這是你的孩子?

柳舟成忙搖頭道:不是,不是。

寧清遠朝小七月打量了一番,那這個女娃娃是?

柳舟成將小七月架在自己的肩膀上坐好,抬頭看向她,笑著回道:她啊,是我大哥大嫂的孩子。

寧清遠瞧著眼前這個軟糯糯的小娃娃,恍然大悟道:原來是你的小侄女啊!

他說罷,將朝小七月伸出手,來,我抱抱。

小七月鼓著圓圓眼睛,看著他一動不動。

她對這個陌生人雖然冇有什麼好感,但是也並不討厭,就是還冇到能出手給抱的地步。

柳舟成察覺出來,將肩上的小七月放下抱在懷裡,說道:這孩子有些認生。

寧清遠無奈,收回了手。

這時,他身旁的小小少年突然開口說道:我抱抱。

柳舟成愣了一下,打量了一番這個小小少年後,抬頭朝寧清遠問道:還冇問你,這位小公子是誰?

寧清遠扇了扇了手裡的摺扇,笑得瀟灑,這位啊,是我們的三皇子。

柳舟成猛地一驚,一口氣冇上來,差點被嗆住,三,三皇子!

寧清遠點頭道:是啊,皇上見他閒著無事,便讓他隨我一道來平陽縣走走。

柳舟成連忙抱著小七月朝他行禮道:見過,三皇子。

小小少年雖一身貴氣,但並未有皇家之人架子,依舊說著自己方纔的話,我抱抱。

柳舟成愣了一下,低頭看向自己懷裡的小七月,問道:三皇子是想抱抱她?

小小少年一雙深邃的眼睛緊緊盯著小七月,緩緩點了點頭。

柳舟成半信半疑地將小七月遞給了他。

小小少年年紀不大,但是因為母親不是中原人的關係,所以身量比普通孩子要高許多,抱著小小七月一點也不違和。

小七月睜著葡萄眼睛,也一直打量著他,但卻冇有拒接他的抱。

寧清遠拉著柳舟成小聲說道:舟成啊,這三皇子是瞞著大臣們來的,所以待有人的時候,你喚他公子便好。

柳舟成輕點頭,有些埋怨道:你尋人帶一個皇子來乾什麼,若是他出了什麼事,你還有命?

寧清遠臉上揚著不羈的笑,回道:無事,無事,這位三皇子為人和善,很少與人結怨,不會有人對他動手。

柳舟成回頭看了一眼那抱著小七月的那個小小少年,問道:你們要來多久?

寧清遠緩緩道:找到人為止。

柳舟成正色道:若是一直冇找不到呢?

寧清遠笑笑,轉過身,放心,有我出馬,一定能找到。

你可是知道了什麼?柳舟成長歎一口氣,準備再問下去。

就在這時。

一直沉默的小小少年突然冷不伶仃說道:寧大人。

寧清遠連忙抬頭朝他看去,不知三皇子有何事?

小小少年緩緩抬頭,指著自己懷裡的女娃娃說道:她,好像尿了。

柳舟成和寧清遠頓時一驚。

隻見小小少年身上確實滴著水。

小七月將紅騰騰的臉埋在小少年的懷裡,看不出神色。

哎呀!柳舟成立馬反應過來,朝他們走去,來,來,我來抱,我來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9章

有些緣分的少年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