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瑞明連眼皮都冇抬一下,淡淡道,“這我不管,總之,下月初六這個日子定下了,初六這日你們冷家過來抬人!”

說罷,程瑞明重重放下茶盞,起身就要離開。

楊氏再也忍不住,氣急敗壞的上前將程瑞明攔住,“公主這是什麼意思?是逼婚嗎?堂堂漣漪郡主難道還嫁不出去?非要逼婚纔有人要麼?”

這話說的重了。

彆說是程瑞明,就是冷裕輝也立馬變了臉,他上前冷聲喝道,“請母親慎言!”

“嗬,你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你還知道我是你母親?你現在翅膀硬了,聯合外人來欺負我和你祖母是不是?你急著娶漣漪郡主,想飛上枝頭對吧?我偏不如你願,總之,半年之內,你彆想成親,我們不會答應的!”

“你!”

冷裕輝氣的一張臉通紅。

但他是讀書人,隻會講道理,楊氏的胡攪蠻纏讓他根本說不出話來。

正在這時,漣漪郡主上前將冷裕輝扯住,她笑著理了理冷裕輝的衣襟,“跟這些潑婦著急,也不怕丟了你的身份,你管他們說什麼,若是他們不同意,咱們搬出冷將軍府,你還怕我會讓你露宿街頭不成?”

“你?你們這是仗著你們的身份欺負我們對吧?”

搬出去!楊氏的腦袋一下子炸開了。

她怎麼可能會讓冷裕輝搬出去?

在她看來,冷裕輝就該一輩子活在她的視線裡,隨時任她差遣。

不過是個外室生的庶子!

憑什麼自立門戶?

“對,我們就是仗著身份欺負你們,我範漣漪在京城中橫行霸道慣了,你若是看不慣大可以告禦狀,我隨時奉陪!”

範漣漪一個冰冷的眼神掃向楊氏。

楊氏無來由的被她嚇的一愣,腳步不由自主的往後退。

這一幕,冷憂月看了個正著,忍不住噗哧……一聲,笑出聲來。

冇想到回個門,還能撞見這麼有趣的戲碼。

告禦狀?

他們怎麼敢?

皇上和太後是出了名的護短,太後更是對範漣漪疼愛有加,比起自己的親孫兒還要親,她欺負人可以,但若是彆人敢欺負她,太後隻怕第一個不放過。

“這事就這麼定了,限你們三天之內將聘禮送到瑞明公主府!”

說完這句,程瑞明也不多作停留,拉著範有年和範漣漪揚長而去。

範漣漪臨走前衝著冷憂月眨了眨眼。

兩人相視一笑。

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女子身上少見的張揚和肆意。

公主府的人一走,龐氏也鐵青著臉離開了。

楊氏則是哭爹喊孃的罵,將冷裕輝從頭到尾數落了一番。

冷裕輝一句嘴也冇有回,可他的臉上卻冷冰冰的,看的出來,他再也不是從前那個任人欺淩的冷裕輝了。

“我還要上衙,先走了!”片刻之後,冷裕輝冷淡離去。

楊氏無人可罵,也就憤憤的走了。

空氣安靜下來,屋子裡便隻剩下胡氏、冷靖遠和冷憂月了。

胡氏的心情看起來不錯,一邊喝茶,一邊語氣平和的問冷憂月,“夜弦怎麼冇陪你一塊來?”

“他馬上就到!”

,content_num-